我的位置: 首页 > 贵州 > 正文

赵永富:几度花开 | 创刊70年·我与《贵州日报》征文



讲述人赵永富,1992年生,贵州威宁人。贵州省诗人协会会员,黔西南州作家协会会员。作品见《散文诗》《中国青年报》《贵州日报》等。作品入选《青年诗歌年鉴2017年卷》等。


很小的时候,我在表姐的办公桌上看过《贵州日报》,那是上世纪90年代,距现在已经20多年了。


其实,作为1992年出生的我,一直以来,从没有勇气想过自己会去写作,会被朋友有意无意地称为作家。我也不曾想过,我的生活、我的思想、我的青春会在报纸里面呈现。


90年代,我生活在小山村,能看到报纸是一种幸福。至今,我清晰地记得,我第一次进城,和父亲一起来到表姐办公室,看到的那份《贵州日报》,具体内容是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,但“贵州日报”几个字印象深刻。


2009年,我来到省城读高中,学校阅览室会定期出现报纸,其中《贵州日报》我最爱读。读着上面优美的文字   ,仿佛是在阅读一个世界的美丽,那种魅力,深深吸引着我。或许,这也是我后来爱上写作的原因之一。


有时,甚至想自己拥有一份这样的报纸。于是,我把家里给我的早餐费用来买报纸,周末时,一个人,坐在一个有阳光的角落,在一缕微风拂面之间,读那些会说话的文字,感觉心里面收获了许多。如今,我回忆起那些快乐时光,再一次打开了书柜,突然发现,那些报纸,虽然有些泛黄,但我青春的日子,依然还在里面。


2013年,我上了大学,开始接触写作,然后投稿。2016年,我试着向《贵州日报》投稿,后来,我的《求学时光》等散文先后得以发表。我的青春、我的文字、我的生命,就这样在《贵州日报》上沉淀了。


2018年,我分别以《故土感怀》和书友互动讲述的形式,登上了《贵州日报》,为此,我感到非常荣幸。2019年5月,我写的关于少先队报道和大数据的诗歌,分别刊在天眼新闻和《贵州日报》副刊,是的,这一切,都是我与《贵州日报》的缘分。


走过岁月长河,儿时看报时光已经远去,但现在的网络已经很发达,在忙碌的时间里,我每天还是不会错过《贵州日报》的电子版。我知道,我的文字会越来越成熟,在未来,也会一次次归宿在各个报刊,或者在《贵州日报》,我坚信和肯定的是:《贵州日报》会越办越好。


《贵州日报》创刊70周年系列活动之——我与《贵州日报》征文”启事(点击查看)


文/赵永富

刊头制作、相框设计/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

文字编辑/邱奕

视觉实习编辑/王涛

编审/李缨